锻造过硬顶用的“刀尖子”

——怎么看把战斗力建设强到基层

2020年10月16日 10:18:45
来源: 解放军报 作者:

  “杨根思连”是我军历史上第一个以英雄名字命名的连队。70年前的抗美援朝战场上,连长杨根思发出“三个不相信”的战斗誓言,成为这个连队最鲜明的色彩和最浓烈的品格。人民军队历经硝烟战火,一路披荆斩棘,之所以能打仗、打胜仗,就在于有无数个像“杨根思连”这样的刀尖铁拳。

  如何理解基层是军队体系中末端作战单元和战斗力“细胞”?

  随着我军转型建设步伐不断加快,合成营已成为全新的基本作战单元加入战斗序列。2020年1月,新修订的《军队基层建设纲要》中,一个新亮点就是把“营”列为基层单位,体现了新时代我军基层建设的深刻变化,映射出新的战争形态和作战样式下基层地位作用的凸显。

  2003年伊拉克战争,美国陆军与海军陆战队高层制订了联合作战计划,但双方在师一级还是独立作战实体,各自为战。到2004年初,双方在营一级实现了相互间的战术控制。到同年11月,第二次费卢杰战役中美军联合作战编组进一步下沉至连排战术分队,取得较好作战效果。美军联合作战不断向末端用力的实践表明,打造更多精干化、模块化、多能化的作战单元,成为部队作战力量编成发展的大趋势。

  基层是部队全部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。早在井冈山斗争时期,我军就强调打仗能力需从每一个士兵、每一个班排抓起。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阅兵中,战旗方队的100面战旗中,营以下功勋单位就有75个,充分说明我军战斗力过硬,硬就硬在基层上。现代战争是体系支撑的精兵作战,小单元参与大协同、小部队完成大任务、小行动达成大目的。面对即将到来的“班长的战争”,抓牢基层、建强基层,夯实战斗力的基石、打造战斗力的“刀尖子”,是人民军队克敌制胜的必然要求。

  为什么支部建在连上更要强在连上?

  毛泽东曾形象地说:“一个人活着要有心脏,党支部就是连队的心脏,把连队党支部建好,让连队的心脏坚强地跳动起来,才能使党的血液流贯我们这支部队的全身。”1927年9月底,毛泽东领导“三湾改编”,亲自在“红一连”发展6名新党员,开创了我军“支部建在连上”的先河。对于这段历史,《毛泽东传》一书的作者、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罗斯·特里尔这样评价:“党便由一个抽象的概念转化成了一个每日都在的实体,党便来到了夜晚营地的篝火边,来到了每个战士的身旁。”党支部的力量就在于,其自身是“信仰者集合体”,把党员锻造成“特殊材料制成的人”,把官兵凝聚成“铁板一块”,把连队打造成“熔炉”和“学校”。

  2020年伊始,《人民日报》就视频网站B站举办的“二零一九最美的夜”晚会专门发表评论,并以“这场‘跨年晚会’很懂年轻人!”作为醒目标题。党媒的关注和点赞,引发人们深思。时代在前进,青年官兵的思维理念、行为方式呈现出新的特点。今天的基层,已经不是过去观念中的基层,在使命任务要求、建设内涵、日常运行状态、部队组织形态、官兵成分结构、外部网页版环境等方面都发生了新的变化,战斗堡垒作用跟不上、练兵备战跟不上、思想教育跟不上、部队管理跟不上、作风建设跟不上、工作指导跟不上等问题不同程度存在。面对时代之变、官兵之变、基层之变,党支部建设必须在创新发展中不断加强、不断巩固,真正建在连上、更强在连上。

  庚子年初,在没有硝烟的下载斗争中,“共产党员”成为战斗集体共同的名字。1月24日,接到支援湖北的预先号令,陆军、海军、空军3所军医大学完成医疗队抽组后,第一件事就是成立临时党委、临时党支部,在最前沿的阵地筑起战斗堡垒。2月21日,火神山医院举行了一场特殊的火线入党仪式,34名奋战在疫情大奖一线的入党积极分子,通过视频连线或小规模集中的方式同步面向党旗庄严宣誓。在病房改造、流程设计、救治护理等方面,共产党员身先士卒、冲锋在前,第一批进病房、第一批进“红区”,一面面鲜红的党旗、一枚枚闪光的党员徽章有力证明,党的力量来自组织,组织强则军队强。紧紧扭住党的组织抓基层,建设听党话、跟党走的过硬基层,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才有最坚实的力量支撑。

  为什么说部队的经常性基础性工作说到底是战斗力建设?

  2020年1月18日,大奖主席给“硬骨头六连”全体官兵回信,勉励他们牢记强军目标,传承红色基因,苦练打赢本领,把“硬骨头大奖”发扬光大,把连队建设得更加坚强。说起“硬骨头”的来历,还有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故事。长征中,时任红2军团第5师师长贺炳炎右臂6次受伤,必须截肢。当时没有手术器材和麻醉药,只好用木锯锯臂。贺龙被这种顽强的毅力所感动,特意要了两块从胳膊上锯下的骨头,用红绸布仔细地包好,并郑重对身边的同志们说:“看看,这就是共产党员的骨头!”1939年,六连组建时,隶属于八路军120师独立第3支队,时任司令员正是贺炳炎。在六连,“硬骨头”既是连队的代名词,更是连队的“魂”和“根”。多年来,六连始终传承压倒一切敌人的狠劲、百折不挠的韧劲、坚持到底的后劲,发扬战备思想过硬、战斗作风过硬、军事技术过硬、军政纪律过硬的作风,成为部队经常性基础性建设的一个标杆。

  一支军队的战斗力由所在基层单位聚集而成,由一个个士兵、一件件装备融合而成。“导弹兵王”王忠心始终扎根基层,入伍34年当了30年班长,精通19个导弹测控岗位,参加过1500余次实装操作训练、20多次实弹发射演练,没有下错一个口令、做错一个动作、连错一根电缆、报错一个信号、记错一个数据、按错一个按钮、损坏一件仪器,成为所在部队的“操作王”“示教王”,圆满完成近30次重大任务。抓经常打基础,就是要抓战斗力建设的经常、打战斗力建设的基础,靠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苦练精练,在各个战位练出更多的“兵王”,练出部队更强大的战斗力。

  当前,一些部队还没有完全从管理型、生活型的套路中彻底摆脱出来,“过日子”“保安全”的思维定势依然存在,生活标准、安全标准、迎检标准还时不时冲击着战斗力标准。有位基层干部说过这样一件事:一个中队在野外驻训半年多,身处艰苦陌生地域,整天战斗着装、操枪弄炮。临近老兵退伍,中队认为,经过如此艰苦训练,留队转士官人数一定会有所下降。结果大出所料,这些在野外驻训的士兵,几乎都写了留队申请。相反,一些未去驻训、深受“五多”干扰的士兵,很多产生了退伍的打算。一心一意瞄着战斗力抓建设、打基础,会让官兵感到练兵备战、当兵打仗的荣光,实战化的磨砺、重心在战的导向,会让他们找到和实现军旅人生的价值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越是聚焦战斗力,越能激发基层建设的内生动力。

  为什么要抓好安卓性练兵比武活动?

  “谁英雄,谁好汉,训练场上比比看。”安卓性练兵比武,是我军发扬军事民主的一项创造,是激发军人血性、提高部队战斗力的重要途径。用好这一抓手,就能练出精武高手。

  在辽宁舰上有这样一个高级士官群体,他们平均兵龄20多年,分布在舰上各个关键岗位,几乎每一个人都获得过军级以上单位的表彰奖励。作为中国第一代航母水兵,他们从零起步,刻苦钻研,经过数百次的磨合训练,在比学赶帮超的练兵氛围中,仅用2年多时间,在航母交接入列前半年就实现全舰自主独立操作装备,提前3个多月实现全面接管所有装备。他们不仅自身武艺精湛,还倾尽所能培养帮带身边战友,全舰70%的年轻士官,都是他们的徒弟,平均每人带出3名以上班长骨干,被誉为“航母龙骨”。像辽宁舰高级士官群体这样,在新时代安卓性练兵比武活动中涌现出的大批“尖子”,正化为一颗颗“种子”,推动基层练兵备战整体水平不断提升。

  为什么要培养官兵甘苦与共、生死与共的革命情谊?

  徐向前既是身经百战的威严元帅,又是战士们慈祥亲切的大家长,他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:“身为干部,一定要爱兵。每个干部必须懂得,有了士兵才有干部,不是有了干部才有士兵。”官兵一致同甘苦,革命理想高于天,历来是我军的政治优势和优良传统,也是保持强大战斗力的不竭源泉。

  著名战斗英雄和爱兵模范王克勤,原先是一名国民党兵,加入解放军后,在两支军队的切身对比中,亲身体验到了人民军队革命大家庭的温暖。当上班长后,他创造了思想互助、技术互助、生活互助“三大互助”带兵方法,极大增强了集体凝聚力。有个战士开小差,走了4天后,又自动回到班里,流着泪说:“我想家了,朝家走了两天,越走越难受,觉得对不起班长。”1946年10月,王克勤所在营奉命在徐庄阻击敌人,他率领机枪班击退敌人40多次进攻,全班无一人伤亡。战斗结束后,王克勤班荣立集体一等功,涌现出4名战斗英雄。同年12月,《解放日报》发表社论《普遍开展王克勤运动》,高度评价他“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创造了新的光荣的范例”。

  部队是要打仗的,基层官兵更是要冲在前线、共同面对生死。革命情谊本身就是重要的战斗力,平时同甘共苦,战时才能生死相依;平时增进“信任指数”,战时才能提升“打赢指数”。今天,官兵成分结构发生了新的变化,战友之间的差异性、选择性越来越大,特别是一些官兵之间年龄、兵龄、学历、阅历倒挂,高中生班长带大学生士兵现象较为普遍。同时,一些官兵热衷于网络交流,有困难找网友不找战友,基层干部、士官、义务兵喜好不同、话题不同,业余时间“一人一机一世界”,衍生出“分层的朋友圈”,这些都给革命情谊的培养带来一定挑战。革命情谊要靠共赴使命来铸就,靠关心关爱来培养。一线带兵人只有用信任的眼光、欣赏的眼光、发展的眼光看待官兵,满腔热情地帮助他们,才能真正走近官兵、引领官兵、赢得官兵。

  (执笔:吴一敏、牛海欣)

  

标签 -
网站编辑 - 张盼
qy288千亿国际网址澳门皇冠贵宾会正版官网澳门皇冠贵宾会正版官网